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一千三百六十章 石星的弹劾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紫禁城,文渊阁。

    但见身穿一身大红斗牛服的石星,在官员的前呼后拥下疾步走过金水桥。

    眼见石星行来,左右科道言官都是退避在道旁,恭敬的行礼。

    这些科道言官位卑权重,放着一般权势轻些的部阁大臣,就算对面见了也只是一揖了事,从无避道之礼。

    但石星是何人,当今天子尤为器重之臣,主持宁夏,平壤两役,声震天下。经过皇明时报,新民报一宣传,哪个老百姓不知道朝堂上有位敢于任事的大司马。平日里训斥起官员来也是疾言厉色毫不留情,不少人看见石星都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是科道言官对石星也是恭恭敬敬在旁作揖,哪知石星疾行看都不看一眼,大步掠过。

    这一幕令对在旁作揖的几位言官有些面上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大的威风!好大的架势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还用说,他是赫赫的石东明嘛!理应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呵,几位可曾听说了吗?石东明昨日上疏弹劾林三元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听说,奏疏一上通政司那就传开了,朝野上下是哗然一片。晋州之战,此役可是罕有大胜啊!但在石东明眼底似……呵呵,当然石公是柱石之臣,难免有另外之考量,此非我等能知的。”对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恩,破敌九万,怎么看也是本朝少有之武功。但拿到抄本时,我还不敢置信。石东明简直是句句如刀,晋州之役明为大胜暗为大败,在京议和的倭使泣血哭诉,言我上邦出尔反尔,毫无信义。他要朝廷办林三元开衅之罪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说来这词锋还真是石东明所书,真是文如其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石东明,林侯官,二人真可谓一龙一虎。但我曾听闻坊间传闻,言年初王太仓遇焚诏之事,忍辱到林府林侯官出山。王太仓为何前去?还不是石东明所请的。如此说来石东明似有些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坏了规矩又如何?偏逢石东明欲当甩手掌柜之时,正遇上林侯官如此恣意进兵,还不赶紧将盆子扣他脑上好让自己脱身。故而君等莫笑石东明,换了你我易地处之,恐怕也好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是露出深以为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卢兄所言极是。但这二人龙虎相斗,朝堂上又要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宫阙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重阳节刚过,天一下子就冷了,宫中照着规矩要饮菊花酒。

    张诚,陈矩,田义等内臣都换上了罗重阳景菊花补子的蟒衣,入宫伺候着天子。

    天子坐在大殿的软椅上,今日他刚去了慈宁宫听李太后说话。李太后年事已高,往年重阳都要登万岁山登高,今年却是上不去,自是在慈宁宫喝一杯菊花酒就算过节了。

    对于天子而言心底自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当年百官叩阙侯后,言官一直时不时的弹劾一下武清侯,潞王,现在眼见李太后身子不好,天子念此也是将弹劾武清侯,潞王的奏章全部留中不再过问,甚至还打算恢复武清侯伯爵的名位。

    不过武清侯经过那么多事,除了偶尔欺男霸女外,行事也算收敛了许多。至于潞王则伏在藩府要多温顺有多温顺。二人今日这一切不得不说是拜当年林延潮所赐。

    天子虽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看李太后,张居正脸色的皇帝了。但仍是不能事事顺心,皇长子虽已迁至慈庆宫,但言官仍是明里暗里地暗示天子皇长子何时能够出阁读书?

    至于首辅王锡爵经被林延潮焚诏打脸后,也已经是彻底表明立场站到了支持皇长子出阁读书一边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现在的天子而言,即已是挑明,但仍是还是能拖一日是一日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天子而言,却发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。

    司礼监掌印张诚恭敬地奏道:“前些日子重阳节礼,宫中照例给慈庆宫赏赐,此事一直是由内府操持的,但节礼送至慈庆宫后,礼单不知为何到了皇长子讲官的手中,当时几位讲官寻到内府的人直斥内府于节礼有所短缺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明鉴,缅甸,朝鲜都在用兵,国库不充裕,内臣们几个人当初合计,这宫里不作一个表率,那些言官们又要说道了,从另一面来讲也是为皇上分忧。故而内臣先将今年节礼比往年先减个三成,等到明年日子宽裕了再行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并非是慈庆宫如此,除了皇后,皇贵妃那,各个宫府里也是如此安排,但是讲官却拿此说事,直斥言是内府克扣。不仅将节礼退回,还将内府的人骂了一顿。陛下,不是内臣诉苦,这宫里的差役再卑微,但也是皇上的人,这些文官……”

&nbs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