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二七章 再遇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房内香炉青烟袅袅,古长笙坐在床榻之上抱元守一,她的头颅之上尽是密密麻麻的银针。

    一股股热气从头颅上徐徐升起,而古长笙此时露出痛苦之色,脸上布满了细汗。

    许久,坐在一旁的屈漠站起身来,他大手一挥,所有银针如受到牵引一般尽数被他吸在手中。

    古长笙的身躯忍不住一震,她紧闭的双目蓦然睁开,眼眸明亮如星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摆放在旁边的汗巾擦拭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觉得如何?”屈漠看着古长笙笑道。

    “觉得比前些日子都舒畅许多,仿佛身体里有使不完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古长笙忍不住伸个懒腰,这段时间日渐圆润的腹部此时更显硕大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这么坚强,不但从寥仞峰上的战役存活下来,现在看他的大小,肯定是个大胖小子。”屈漠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当日那种情况就连屈漠都没有信心,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这样顽强,不但活了下来还长的非常健康。

    古长笙忍不住摸向她的小腹,在杜家住了近一个月,它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的生长着,不过四月多一点,竟然跟别人五个月一般。

    “屈爷爷,我能进去了吗?”吴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屈漠忍不住一笑,对他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珵闻言连忙推门而入,看到古长笙顿时问道:“长笙,你有没有想起什么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每逢屈漠施针完毕,吴珵都会问同样的问题,随着长笙脑中的血块越来越小,吴珵心中都忍不住紧张起来,生怕她真的忘记自己。

    古长笙看着他满含期待的眼神缓缓摇了摇头,吴珵眼中的失落一闪而逝,但是他连忙重振精神,扶着古长笙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命人将秦苏送了回去,你也知道因为那次大战,他双腿瘫痪,这次来丰阳城实属不易……”

    吴珵对着古长笙说着曾经的故友,古长笙似懂非懂的跟在吴珵的身边听着,屈漠看到这副画面忍不住叹了口气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杜家来了许多人,也走了很多人,古家的众人看到古长笙还活着,心中的大石头难得落在地上,他们陪了古长笙近一个月,说什么也不走,最后还是被古长笙硬生生的劝走的,留在这里的只有安稚祖孙二人。

    而古长延自那日出现不多七八天,他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一般,再也找不到,任由他们将整个丰阳城搜了个底朝天也难寻到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那时古长笙只是抓住一枚玉佩不言不语,没有记忆,古长延对古长笙来说,不过是一个对自己好的陌生人罢了,他的离开对古长笙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就连对她来说,身为挚友的秦苏经过寥仞峰之事痛失两条腿,古长笙却是连他是谁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如果哪天她真的恢复记忆,不知又要用什么表情来看待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日,古长笙闲来无事走在丰阳城的路上,安稚跟在不远处紧紧的看着她,生怕她再消失。

    遥遥看去,只见那个流觞楼依旧生意兴隆,人流不断,想起当日她吃霸王餐的样子,忍不住嘴角上扬,当即向那里走去,不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