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001章 畜生、畜生、畜生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妈妈!”

    赵翔站在厨房内锅灶旁,“砰”的一声把水壶放下,对他父亲大声地嚷道。

    原本清脆的声音,此刻因为激动而显得尖利、扭曲甚至有那么一些撕裂。

    “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妈妈!”

    赵翔猛地扔下水壶。

    哗——,

    水壶碎裂,里面的开水泼了一地。

    不仅溅上赵翔的脸颊,也激射向最靠近他身边的三哥赵飞。

    噼啪,噼啪。

    赵飞冲上前去,连续给了赵翔两个耳光,紧接着大声怒叱:

    “兔崽子,瞎了你的狗眼,竟敢故意用开水烫我,难道想害死我不成吗?到底你妈死得早,真是没有一点教养!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怎么到现在才知道?就算三年前这个小兔崽子的妈没死,他还不是一样没教养?哼,你我们的妈,要修养有修养,要貌相有貌相,哪像他那个妈?嘿嘿,那是绣花的枕头一包草,只配教出这么个又傻又呆的蠢猪!”

    站在赵飞身后的二哥赵云,嘴里冷哼一声,他带着鄙视的目光,瞥了赵翔一眼,立时接过赵飞的话茬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翔气得脸色铁青,胸口剧烈地起伏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服气了,是不是啊?”多年来从没有给过赵翔好脸色的大哥赵龙,终于张开了嘴巴,向他射来仿若蛇蝎一般的语言,“你就是爸爸的小老婆生的,你说,小老婆生的还会有什么好东西不成?!除了死卖力气干点粗活,还能干什么呢?!”

    赵翔声音尖利,用颤抖的食指指着魔鬼似的大哥,愤怒得脸色铁青: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你大哥赵龙难道说错了么?”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,满脸愠怒,声音比屋子外的寒风还要冷十倍,“赵翔,虽说你妈比窑子里的女人差不了多少,但至少她还叫我华兰香一声姐姐。离世前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你托付给我,请求我将来好好管教你,唉,我那苦命的妹子呀,姐姐是没有一点办法管你生的这个宝贝儿子了!”

    华兰香声音一高,双手叉腰,指着赵翔声嘶力竭地叫骂道:

    “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生出个儿子会打洞。臭**一样的女人,会生出好儿子来?你这个猪狗不如的小畜生,小小年纪居然用开水烫你三哥?真是毒如蛇蝎,还对你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不是个东西,你才是窑子里的臭**,赵龙、赵云、赵飞才是畜生、畜生、畜生!”

    赵翔脸盘通红,三年来所受的委屈,此时此刻,冲垮了所有理智,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口不择言,再也不能冷静了。

    华兰香浑身抖颤,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身子一晃荡,很快地倒在他男人身上:

    “赵铭,你、你你生的这个好儿子,我不能再忍受跟你这个这么有教养的儿子生活在一起了!今天,他不离开这个家,我就离开这个家,永远离开,不再回来!”

    迅速抬起搁在赵铭肩膀上的头颅,华兰香顺手拿起锅灶上一碗辣酱,用力摔到地上:

    “我郑重警告你,赵铭,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!”

    屋子里弥漫起一种浓浓的辣椒味。

    一条目露凶光、躯体强健的花狗摇着尾巴走进了厨房,伸出长长的红舌头,吧嗒吧嗒地吮着泼在地上的黑红色的辣椒酱。

    厨房里,到处充溢着刺鼻辣人的气味。

    一小块碎裂的瓷片,从地上蹦起,划过赵翔的自然张开的左手掌。

    立即,赵翔冻得通红的左手掌上,划过一道深深的沟痕,沟痕里渗出了鲜红的血液。

    他强忍住眼泪,迅速将左手靠近嘴边,伸出舌头,吮着手掌上血液。

    咸咸的、惺惺的血液,立即让他心头刮起一阵辛酸、痛苦、愤怒交织的风暴。

    华兰香迈着碎步,恶狠狠地了赵翔一眼。

    在跨出厨房门的瞬间,身子仿若秋风中的落叶,留下一个痛苦万分的背影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赵翔感到后脑勺上一阵疼痛,他拿开放在嘴边吮着的左手掌,突地转身向后面。

    他到了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个生养了他的父亲,生养了他十年的父亲,却没有给过他好脸色、好声气的父亲,在他的头上落下了这一记拳头,沉沉的,重重的,锤得他心碎!

    所有的亲情敲碎!所有的期盼打飞!所有的梦想锤灭!

    赵翔早就意识到会有这一天了!

    尤其在三年前他妈妈离开这个他到另外一个世界去的时候,他就知道这一天已经不远!

    他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家,因为这里还有他的亲生父亲!

    尽管华兰香不是他亲生母亲,尽管她与她生的三个儿子,从没有对他有过好声气,但是,他隐隐约约地感到,父亲依然是深爱着自己的!

    然而这一丝可怜的感觉,方才却是被他父亲一个拳头,狠狠地击碎了。

    仿佛最后一丝纤细弱小的光明,被黄昏吞噬,被黑夜绞碎。

    他麻木地听着父亲对他说出冷酷绝情到彻底的话: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跟我滚,滚,有多远滚多远,我不想再见到你,我们一家都不想再见到你!滚,快滚——”

    赵翔整了整自己的皮帽子,这是用两只猫皮做的,是他妈妈临死前几天做好留给他的。

    他右手下意识地在自己破旧的青布棉袍上揩了揩。

    他拼命地咬着嘴唇,竭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,着自己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,从来都没有,我知道,什么都知道。”赵翔仿佛在打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,平静的声音里蕴含着巨大的痛苦,“我怀疑,你是我爸爸,是我爸爸吗?我脸上这条长长的疤痕,你还记得吧?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人,华兰香留下的,她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赵铭冷漠地着他年仅十岁的小儿子赵翔,好像对着一只野猫野狗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喜欢我妈妈,那我是你亲生的,为什么总是对我冷眼相我?生下我又不问我,难道我就不如地上这条吮着辣酱的花狗?现在我认真地问你一声,你是人吗,爸爸?!”

    赵铭眼角肌肉抽动了一下,浑浊的目光从地上吧嗒吧嗒吮着辣酱的花狗身上,闪电般地扫过,又似乎不经意地掠过小儿子赵翔平静而痛苦的脸,穿越厨房门,望向不可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“我走,我当然走,你们对我的一切,我都会好好地记在心里,好好地记着。我这就答应胡爷爷去修真,修真!等我修成神通的那一天,我会好好地回报你们,回报你们给我的一切,给我妈妈的一切。”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